新闻查看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查看
思科CEO罗卓克诠释数字化转型三大关键词[2017/5/4]

 “全数字化转型已经拉开序幕。现在全球联网的设备是180亿台,很快这个数字会增长到500亿台甚至1000亿台。如果展望未来十年,我们需要重新认识联接所带来的新价值。”近日,思科CEO罗卓克在出席了主题为“创新高地,思科智城”的思科(广州)智慧城项目动工活动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表示,思科与中国已携手合作二十余载,双方始终致力于通过创新驱动发展和加速国家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中国目前正处在数字化转型的最前沿,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思科的公司战略能与中国的国家发展规划保持高度一致,携手政府合力打造全球创新经济新标杆,共同释放数字化的无限潜能。”

    据介绍,思科(广州)智慧城位于番禺区,坐落于广州国际科技创新城启动区的核心区,项目建成后,将成为集产、学、研、商业、金融于一体,在全球一流、全国具有示范效应和产业拉动作用的智慧城市样板。思科将携手其全球合作伙伴搭建万物互联云平台,建设高标准智慧产业体系,共同打造千亿级的智慧产业集群。值得一提的是,思科已经启动智慧城精英人才项目,通过提供持续的系统培训和创新实践来满足珠三角产业升级所带来的人才需求。

    罗卓克表示,一直以来思科都坚信,数字化技术将会对全球企业战略的调整、城市功能和效率的提升、国家经济发展新动力的注入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作为全球科技领导厂商,思科恰恰居于所谓的“撬点”的位置,可以撬动整个互联网的发展。“因此,思科不只做网络设备,在应用开发方面,例如协作、视频、物联网、安全、策略管理等领域,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广泛的认可。”另外,基于多年来在互联网技术前沿领域的积累,思科可以为客户提供更多的价值,例如通过对流量实时的搜集和分析,为前台的应用推送“洞察数据”,让这些应用获得更智慧的信息,运行得更加有效率。罗卓克将思科在数字化转型时代的独特优势归结为三点:第一,引领行业技术创新;第二,帮助客户用科技实现增长;第三,拥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由很多实力派合作伙伴组成的生态系统。

    “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各种新应用不断被创造出来,未来我们的工作、生活、学习、娱乐方式都会发生很大变化。思科在不同的行业已经做了很多实践。”罗卓克举例说,在物联网方面,思科已经实现了全球最大的机器对机器物联网部分的联接;在车联网领域,开发出新型联接网络服务,让每台售出的汽车与后台的制造商之间保持信息互通;在制造业,拥有厂房设施与IT网络联接的完善方案,企业可以借此对自己的生产设备进行预测性维护保养;在零售业,针对个体消费者的精准广告推送应用已经被广泛应用;在医疗行业,通过数字化的解决方案,能实现医护人员40%到50%的生产力的提高。“我们不光在商业上利用新技术推动数字化转型,同时,也践行企业社会责任。数字化技术在很大程度上能降低社会服务的成本,所以在一些国家非常贫穷的农村地区,甚至是难民营,通过视频通信等技术,可以让边缘人群以更低的成本享受到医疗服务、翻译服务等。”罗卓克特别指出,“各行各业都有很多数字化转型的成功项目,见效非常明显。但是,总的看来数字化转型现在还处在一个初期阶段。事实上,更多的效益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被大家所感受到。”

    在谈到思科(广州)智慧城项目时,罗卓克说,思科在全球智慧城市的建设方面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典型的如西班牙巴塞罗那、德国汉堡。“不过,它们和广州的智慧城市还不一样,这两个智慧城市是在现有城市的基础设施之上,利用新技术的注入实现更多的智能。思科(广州)智慧城项目可以说是全球首例,从零开始打造一个全新的智慧城市。这和中国政府的创新思路是完全相匹配的,具有很强的前瞻性。”

    同期接受采访的思科全球高级副总裁、思科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仕炜补充说,首先,思科的梦想是打造一个全新的智慧城市。这里不仅有思科的技术,还有全球合作伙伴的经验,来自新加坡、欧洲、美国等地的合作伙伴,都会把他们在全球某个领域智慧城市的经验带到广州。其次,广州智慧城将引入大量的创新元素,例如采用新能源技术的无人汽车、智能化的地下通道等。再者,在这个先进的智慧平台上,合作伙伴可以充分发挥创造性。比如说汽车制造商,将有可能不再单纯卖汽车,而是提供运营智慧交通服务,通过创立新的模式来改变这个行业。当然,这个平台会打造创业和发展的能力,会吸引众多本土的“双创”企业。陈仕炜还强调,在未来的智慧城市中,数据和内容越来越重要,我们需要将其收集到一个平台上,利用先进的工具对数据进行再处理,按照行业需求进行再分析,挖掘出其中的价值。思科希望广州智慧城成为一个样板,能够在成功之后复制到其他城市,给中国乃至全球的智慧城市建设带来示范效应。

    “我们正处在一个数字化转型的时代。要成为赢家,不管一家企业、一座城市,还是一个国家,都必须拥抱创新、深度合作、快速执行,并且具备前瞻性的领导力。”罗卓克最后总结说。